指使黑幫分子栽毒巫俊毅隱情嚇死人︱幕後藏鏡人直指宣明智長子涉重嫌

分享到

【警政時報 馬治薇/臺北報導】

北地方法院20日下午針對黃姓四海幫份子,指使李姓男子寄毒郵包栽毒做出判決,兩名栽毒被告栽毒的兩人被判有罪,被栽毒的媒體創辦人巫俊毅雖獲清白,但栽毒案的背後主謀卻遲遲未受調查。本案重要關係人直指,這起教唆栽毒案幕後主嫌正是聯電榮譽副董事長宣明智長子、宣捷幹細胞生技董事長宣昶有。

台北地方法院此一低調但重要的宣判,主要是針對去年三月下旬爆發的栽毒案作出一審裁判。據指出,當時,調查局雲林縣調查站副主任李博源,不依正當程序約談毅傳媒創辦人巫俊毅,後來證實為一場預謀栽毒案件。經追查發現,全案係由黃姓四海幫份子出面,指使23歲的李姓男子前往郵局,郵遞寄送了2件毒郵包到巫俊毅住家及辦公室。

詭異的是,黃少鋒與李姓男子均不認識巫俊毅,為何能取得巫的住家及辦公室地址?又有何動機?迄今超過十個月,卻未獲檢調重視追查。根據遭栽毒的巫俊毅透露,日前,寄發毒郵包的李姓男子透過管道找上巫俊毅,表示想當面向巫道歉。未免雙方對話內容影響一審判決,毅傳媒直至判決後,取得李男同意,公開部分資訊。

巫俊毅表示,聽聞對方陳述的內容後讓他感到無比驚訝,除對李男的勇氣感佩外,也要求檢調要好好保護好李男,別讓李男受害。

圖片說明:宣昶有與四海幫黃少鋒前往宮廟。(圖/毅傳媒提供)
圖片說明:宣昶有與四海幫黃少鋒前往宮廟。(圖/毅傳媒提供)

根據向巫俊毅揭露幕後黑幕的李男提供資料顯示,檢調其實早已獲知幕後主嫌就是宣明智兒子、宣捷幹細胞生技董事長宣昶有,但檢調卻遲遲未有動作,反而對巫俊毅進行不正當的約談,事後又詭辯「沒有語氣不佳」,對於不依程序一事完全閃避,令人懷疑是否有另有隱情。

據了解,去年三月,李姓男子寄出毒郵包後,就被人檢舉涉嫌非法販毒運毒,遭調查局雲林縣調查站幹員北上逮捕。落網後,涉世未深的李男被告知,一切都已跟檢調談好了,他很快就會重獲自由,「只要不說出任何事,保證不會有事!」。李男因此對於犯行、動機,一開始都保持緘默,以為自己很快就會交保,卻沒想到被檢方延押,在看守所一待就4個月。

李男表示,當初會對黃姓四海幫份子及宣昶有這麼信任,是因為他本來在早餐店打工,黃姓四海幫份子不知從何管道獲知他沒有勞健保,就主動提議,要他提供銀行帳戶,幫他在宣捷幹細胞生技公司保勞健保,公司還每個月匯5萬多元到該戶頭。每次進帳後,他就把錢領出來交給黃,黃再分3千元的「戶頭費」給李男。李男以為遇到個「好大哥」,卻沒想到自己只是一步步被布局當成犯罪的工具。

李男指出,其後,他不只在宣捷「領薪」享勞健保,還經常要幫董事長宣昶有開車。前年底,他開車載著宣昶有、律師、退休警察等人前往調查局台中調查處,李男將車開進停車場等候,宣昶有及律師、退休警察則上樓前去「開會」。結束後,黃姓四海幫份子向他表示,今天開會就是來討論寄毒的事情的,這件事「上面」很急,請他快點去執行寄毒任務。

圖片說明:宣捷每個月都會提供固定薪資到李男戶頭。(圖/毅傳媒提供)
圖片說明:宣捷每個月都會提供固定薪資到李男戶頭。(圖/毅傳媒提供)

李男說,寄毒的事他被催促了很多次,他實在很擔心自己會出事,他只有聽到上面是指柯建銘,說柯建銘因為看了巫俊毅跟烏鴉拍了一支影片,諷刺柯的兒子寄毒吸毒都無罪,這件事讓他們很生氣要好好教訓一下巫俊毅。

李男強調,他本來不想介入本案,所以當時能拖則拖。後來看到宣昶友跟律師、警察都去調查局「開會」了,自己也就放心多了,只是沒想到聽他們的話去寄毒,一寄就出事了。後來聽他們的話,拒絕透露犯案的一些事,沒想到不但沒有被交保出來,還一押再押。李男說,家人後來去借款為他找新的律師,他才驚覺自己是完全被利用來犯罪的工具,因此決定出來後要好好向巫道歉,也不再對此案保持沈默。

李男表示,其實在看守所時,他後來也把所有的資訊都跟檢調說了,他不是想要求減刑,只是覺得自己做錯了事,很對不起無辜的人,希望把此事說清楚,也向受害者道歉。

巫俊毅表示,自己每次接受檢調偵訊時,發現他們明明就已掌握宣昶有在全案扮演的的幕後藏鏡人角色,如今栽毒案的執行者也都坦承整個過程,檢調再這麼裝傻下去,是司法遇到有錢人就會自動停止運轉嗎?蔡政府口口聲聲的司法改革,實務上就是這種作法嗎?

分享到

按個讚!警政時報粉絲團!讓您立馬觀看獨家影片!也可向我們投訴爆料

 

最新文章